全国统一客服热线:
024-53830035

广告:
15141306199

抚顺日报社·圈抚顺二维码抚顺日报社·圈抚顺

关 闭

高铁连通“浙东唐诗之路”,访天姥无须“梦游”

2022-01-14 10:04:58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编辑:陈爽

“天姥连天向天横,势拔五岳掩赤城。天台四万八千丈,对此欲倒东南倾。我欲因之梦吴越,一夜飞度镜湖月。湖月照我影,送我至剡溪……”

唐诗名篇《梦游天姥吟留别》中,天姥山、赤城山、天台山、镜湖、剡溪等浙东山水,跳跃式出现在诗人李白的梦境里。

1月8日,杭台高铁正式开通,终结了浙江嵊州、新昌、天台等县市不通铁路的历史,由北向南串联起唐诗里的山水名胜,让李白的千年梦境照进了现实。

以山水为载体,以诗为魂,400多位唐代诗人慕名而来走出的一条“浙东唐诗之路”,已经绵延千余年繁盛至今。

为什么是浙东

在中国文学史上,以山水诗为鲜明特征的“浙东唐诗之路”是一个专用名词,与丝绸之路、茶马古道等类似,也是有着清晰地理印记的独特文化符号。

什么是浙东?为什么是浙东?这要从山水诗说起。

中国的山水诗产生于魏晋南北朝时期(可溯源至先秦)。其时北方战乱,大批黄河流域居民举家迁移,社会稳定、经济繁荣的会稽郡成为南迁后的主要聚居地之一。这里丘陵山水纵横交错的秀丽风光,尤其契合当时回归自然、企求心灵超越的思想潮流。

据考证,西晋文学家谢衡率众多谢氏族人南迁,独具慧眼地选择了上虞东山。这里现位于浙江省绍兴市上虞区境内,也是成语“东山再起”的发生地。

谢衡之孙谢安多次辞官隐居东山,与王羲之、孙绰、支遁、许询等诸多江东名士会聚,“出则渔弋山水、入则言咏属文”,后因“世道未夷,志存匡济”,年逾四十应诏出仕,并指挥了中国历史上著名的以少胜多的战例——淝水之战。

隐则纵情山水,出则兼济天下。谢安既能入世,又能出世,成为古代中国文人的楷模,东山也成了人们津津乐道、无限仰慕的著名圣地。

谢氏后人、出生在上虞的谢灵运,根据自己的审美意识与能力,以会稽、永嘉等地为中心,将山水之美融合于已臻成熟的五言诗体,从而创立了中国最早的山水诗派。

以山水诗为载体,历经300多年积淀至唐朝,引无数诗人叹服的“诗仙”李白,将这条山水诗之路推向更高潮。

不向东山久,蔷薇几度花。白云还自散,明月落谁家?

我今携谢妓,长啸绝人群。欲报东山客,开关扫白云。

李白在这两首《忆东山》诗里说,东山已经很久没有回去了,挂念昔日种在洞旁的蔷薇、天上的白云、堂前的明月,如今他和谢安一样,长啸一声远离世人,兴奋着奔向东山。由此可见,东山是李白的心仪之处,谢安更是他崇拜的偶像。

“枕戈忆勾践,渡浙想秦皇。蒸鱼闻匕首,除道哂要章。越女天下白,鉴湖五月凉。剡溪蕴秀异,欲罢不能忘。归帆拂天姥,中岁贡旧乡……”唐代另一位大诗人、“诗圣”杜甫晚年在长诗《壮游》中,直白地表达了对昔日浙东之行的留恋。

我国著名的词学家吴熊和研究认为,从时间上说,中国的山水诗起于东晋;从地域上说,中国的山水诗则起于浙东。

他研究指出,在李白、杜甫的吴越之作中,都没有提到位于钱塘江对岸的杭州,现代的读者或许会发生疑问。但是要知道,无论是谢灵运的时代,还是李白、杜甫的时代,越州的东南重镇地位向来胜于杭州,鉴湖的名气也远远超过杭州的西湖。可以说在白居易之前,浙东山水往往是唐代诗人游踪之必至,而杭州的西湖之美,则尚有待于后人的逐步开发和重新认识。

古时陆行则车马,水行则舟楫。李白《别储邕之剡中》诗中说,“舟从广陵去,水入会稽长”。据考证,唐代诗人到江南,大多是坐船走水路,从淮甸的扬州经运河南下,渡钱塘江,从西兴进入浙东运河,然后到达上虞曹娥江,再沿剡溪溯流而上,登天台山,最后抵达石梁飞瀑,全长近200公里。

“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鲁迅的故乡即在浙东唐诗之路上。诚如此言,当无数唐代诗人慕名而来,这里就慢慢形成了一条瞩目至今的唐诗之路。

跟着李白游“诗路”

“浙东唐诗之路”最早由浙江新昌县学者竺岳兵于1991年提出,1993年经中国唐代文学学会多次论证命名。此后,它成为中国文学史上一个专用名词,成为继丝绸之路、茶马古道之后的又一条文化古道。

从现代地标看,“浙东唐诗之路”以萧山—柯桥—越城—上虞—嵊州—新昌—天台—仙居(临海)为主体,历史遗存和人文典故众多,留下1500多首唐诗。

绍兴文史学者邹志方于1995年编著《浙东唐诗之路》一书,收录“诗路”相关重要作品,集严谨性与传播力于一体,是浙东唐诗之路发展过程中的里程碑,至今仍是一本畅销书。

据考证,从初唐诗人宋之问开始,全唐诗收录的2200余位诗人中,有451位游览过“浙东唐诗之路”,覆盖唐朝初、盛、晚等各个时期。

名单可谓“星光灿烂”,包括李白、杜甫,“初唐四杰”中的卢照邻、骆宾王,“饮中八仙”中的贺知章、崔宗之,“中唐三俊”的元稹、李绅、李德裕,“晚唐三罗”的罗隐、罗邺、罗虬以及崔颢、王维、贾岛、杜牧等。

他们的浙东题咏,在唐诗中占有相当的分量。镜湖、禹陵、若耶溪、越王台、剡溪、沃洲,以及会稽、四明、天姥、赤城、天台诸山,均留下了诗人们的踪迹和名篇。

位于绍兴市上虞区道墟镇的称山脚下,有一座称心寺,宋之问在此作五言诗《称心寺》;唐代诗人方干在《称心寺中岛》一诗中,有“雪折停猿树,花藏浴鹤泉”的描写;骆宾王在赴任天台时,特枉道寻访称山,并作诗描述当时的游览过程和美妙心境,“征帆恣远寻,逶迤过称心”。

然而真正把“浙东唐诗之路”的美妙推向巅峰的诗人,当属李白。

在《梦游天姥吟留别》中,渐次出现的天姥山、天台山、镜湖、剡溪等,分别在浙江新昌县、天台县、嵊州市等境内。他想循着谢灵运的旧径上天姥山,“脚著谢公屐,身登青云梯”“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即骑访名山”。

天姥山地处新昌县东南部,留存有“天姥古道”,是浙江省级文物保护单位。从天姥门户新昌县班竹村出发,植被葱茏,空气清新,任继愈先生题写的“天姥山”三个大字立于路边。据不完全统计,唐代以天姥山为题材的诗歌多达400余篇。

位于浙江省天台县、地处“浙东唐诗之路”南端的天台山,有享誉海内外的著名佛教寺院——国清寺,还有极富盛名的中国道教南宗祖庭——桐柏宫,自然也是唐代诗人们的蜂拥之地,有近300位留下诗作。

除了《梦游天姥吟留别》中的“天台四万八千丈”,在李白的《琼台》《送友人寻越中山水》等诗中,“龙楼凤阙不肯住,飞腾直欲天台去”“此中多逸兴,早晚向天台”的佳句,充分表达了他对天台山的偏爱。

说起李白与“浙东唐诗之路”,有另一位唐朝大诗人不得不提。他就是对李白有知遇之恩的贺知章。不少学者认为,李白对这条诗路情有独钟,一个重要原因即是寻访贺知章。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绍兴人贺知章因病上疏请求还乡。回到故乡山阴时,他激动得热泪盈眶,写下两首《回乡偶书》。

贺老爷子回家的路线,进入浙东地区时,走的便是“诗路”中的精华段——从钱塘江经绍兴鉴湖、山阴道和若耶溪一带。

士族文化的荟萃地

1000多年来,浙东这片人文底蕴深厚、名胜古迹林立的江南山水,地面交通却受丘陵阻隔,以山间路桥为主。直到杭台高铁正式开通运行,才让李白跳跃式的梦境照进了现实。

杭台高铁全长266.9公里,设计时速350公里。高铁开通后,温州、台州一些县区到达杭州、上海的铁路通勤时间均缩短50分钟以上,浙东南一些县市接入长三角高铁网、杭州都市圈、温台沿海城市群有了快捷通道。

一座天姥山,半部《全唐诗》。随着铁路交通提速,天姥山所在的绍兴市新昌县,正在加速推进“小县大科技、小县大花园、小县大旅游”建设。

时代变迁,浙东之旅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但浩荡千年的繁华景象与文化底蕴,依旧绵延至今,清晰可辨。

在不少学者看来,“浙东唐诗之路”是唐代诗人留下的山水人文之路,又是一座融合儒学、佛道、诗歌、书法、茶道、陶艺、民俗、方言、传说等内容的文化宝库。

这一独特的文化现象使得“浙东唐诗之路”成为山水旅居之路、诗歌创作之路、思想传播之路和文化融合之路,诗路所涉及的区域成为中国山水诗的发祥地、佛教中国化时期的中心地、道教文化的发源地、中国书法艺术的圣地和士族文化的荟萃地,在中国文化史上举足轻重。

步入新时代,在实现民族复兴、树立文化自信的道路上,“浙东唐诗之路”已然被赋予了更加厚重的意义和使命。

写好新时代“诗路”篇章。2018年初,浙江省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积极打造浙东唐诗之路,抓好大花园建设,推动建设诗路文化带。“浙东唐诗之路”已然成为了浙江的又一张文化名片。

唐诗“看得见、摸得着、感受得到”,是这条黄金旅游带的鲜明特色。目前仅在绍兴,就有至今可考、可观、可寻的诗路遗存点200多处。

现代人重走诗路,会有什么收获呢?事实上,只要人们依然热爱诗歌,吟诵唐诗,就更能在这里找到回声。

盛唐富足的经济环境为文人们提供了优游山水的现实条件,同时也使文人们在山水中调整了自己的人生哲学和处世心态。他们对于身逢盛世有明确的自觉意识,渴望着乘时而起,成就“致君尧舜上”的丰功伟业,然后“功成拂衣去”。

尽管最终实现这一抱负的只有少数,但这种理想化的人生态度,使他们即使处于穷困的境遇之中,也能不计较一时的得失,以从容乐观的心态来歌唱生活,赞美自然。

学者认为,雄伟壮丽的河山可以开阔文人的视野,激发积极进取的意气;清新幽美的林泉则能陶冶他们的性灵,培养纯朴超俗的情操,而二者的结合正体现了“盛唐气象”的核心内涵。

如今重焕“浙东唐诗之路”的生机,就能进一步唤起古往今来的人们对祖国山河的无限眷恋,净化人们在世事扰攘和喧嚣中蒙尘的心灵,在民族悠久的历史文化中涵养文明与自信。

2018年10月,浙东唐诗之路沿线的萧山、越城、柯桥、上虞、嵊州、新昌、天台、仙居、临海等县(市、区)发出联动倡议:协同推进“浙东唐诗之路”,共同做好“浙东唐诗之路”文化旅游研究、资源开发和沿线文化遗产的整理挖掘,重现“唐诗之路”的昔日光华。(记者方问禹)


分享到:
圈抚顺微信二维码

圈抚顺

今抚顺微信二维码

今抚顺

抚顺晚报微信二维码

抚顺晚报

热点推荐
【新春走基层】冬日里的小山村:年味儿浓浓 学习劲头儿足足
【新春走基层】冬日里的小山村:年味儿浓浓 学习劲头儿足足
春节临近,记者走进顺城区河北乡里仁村,看到由学生党员等组成的志愿服务队,正在为村民开展技能培训。 [详细]
【新春走基层】走进雪域高原 抚顺女孩卢思聪的援藏故事
【新春走基层】走进雪域高原 抚顺女孩卢思聪的援藏故事
卢思聪,年近30岁,抚顺市东洲区人民检察院办公室副主任,去年被辽宁省检察院选派参与“双百计划”援藏,作为援藏干部中年纪最小、抚顺唯一的女性干警,走进雪域高原到西藏自治区那曲市人民检察院,进行了为期4个多月的援藏生活。 [详细]
2021年新华社年度照片·领航
2021年新华社年度照片·领航
市十七届人大一次会议隆重开幕
市十七届人大一次会议隆重开幕
凝心聚力谋发展,砥砺奋进新征程。1月6日上午,抚顺雷锋大剧院会场气氛庄重热烈,备受瞩目的抚顺市第十七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在这里隆重开幕。来自全市各条战线的人大代表,肩负着全市人民的信任和重托,满怀豪情赴盛会,认真履行宪法和法律赋予的神圣职责,共商抚顺振兴发展大计。 [详细]
市政协十四届一次会议隆重开幕
市政协十四届一次会议隆重开幕
1月5日上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抚顺市第十四届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在抚顺雷锋大剧院隆重开幕。市委书记来鹤,市委副书记、市长高键,市人大常委会主任赵乐韬参加开幕大会。 [详细]
元旦走基层丨“元旦宝宝”驾到 为新年里的抚顺添喜气
元旦走基层丨“元旦宝宝”驾到 为新年里的抚顺添喜气
“母子平安,7斤9两,男孩。”1月1日上午8时55分,随着产房里传来婴儿响亮的啼哭声,抚顺市中心医院迎来了第一个“元旦宝宝”。 [详细]
国家主席习近平发表二〇二二年新年贺词
国家主席习近平发表二〇二二年新年贺词
 新华社北京12月31日电 新年前夕,国家主席习近平通过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和互联网,发表了二〇二二年新年贺词。 [详细]
2021,抚顺这样走过
2021,抚顺这样走过
2021年即将过去,“五个抚顺”再开新局。 这一年,不容易。放眼外部,各种风险、压力、挑战、困难并存叠加,城市转型负重前行;着眼内部,抚顺振兴发展处在了爬坡过坎、滚石上山的关键时期,“六保六稳”、稳中求进任务艰巨。我们该怎么办?我们的选择是越是艰险越向前,付出再多也值得,因为抚顺是抚顺人的抚顺,风雨靠大家共担。 [详细]
客服
微信
lnzsfs

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关注身边发生的最新资讯